蔡宗勳

 

 

2018年冬天蔡宗勳在柏林生活了半年,期間創作了《第二個地方》。這系列作品於一個室內空間中,試圖共地異時的想像兩個地方(柏林與臺灣)。透過鏡面、投影與輸出,改變空間的邊界,將輸出以UV噴墨在鏡面鋼板,使鏡面的觀看動態中,看得更遠反而是望見自身。試想時間與空間的不同剎那,各個單位在前一刻與現在的不同,人與物件的移動都體現著第一個地方(現場)與第二個地方(圖像創造的空間)的差異。

 

路易斯・卡洛爾(Lewis Carroll)的《獵鯊記》中,有一張近乎於空白的海洋圖,故事的人們為征服空間與蛇鯊而開啟一趟航海之旅,征服空間仰賴的是空間本身存在此處,但地圖給出一個無法被跨越的障礙;身體的行動希冀到達終點,但始終觸及不到邊界。作品像是通道,在路徑中想像某處,在空白地圖、或是在房間的邊框裡碰觸空間的外邊,仿若在柏林的宿舍中,觀望世界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