王耀億

 

 

在單屏錄像《兩隻老虎》中,王耀億企圖創造一個寓言式的世界:亡國後,他成為了那個國家的「最後一人」,流亡到外國一個傍湖而建的城市,身為亡國之民,他仍視原本政權為正朔,並汲汲營營地將那裡的生活與儀式搬過來,彷彿原本的國家還未逝去,而這裡只是一個暫居之所 。他也常想起自己的「外婆」,過去同樣在亡國後跟著軍隊,流亡到他以前稱之為國家的島嶼。另一方面,一位「中國女孩」逃離了家鄉,經由臺灣輾轉來到這個國外的城市,並將她對於臺灣的所聞所見娓娓道來 。「最後一人」、「中國女孩」、「外婆」的影像疊影重曝,三者企圖以吻合的經歷聊解鄉愁。

 

他們就像不曾完整的老虎,一隻沒有耳朵,一隻沒有尾巴,這些國民對於孤臣孽子的身份已不陌生,但同樣的創傷卻一再流轉於他們的血液