王怡婷

 

 

「死亡是否有期限?是一剎那,或一段時間?若趨向死亡的過程已預知死亡之必然,那過程是否為死亡的一部份?已然逝去的軀殼仍不斷地變化,那變化是否為死亡的一部分?」這是這松樹向王怡婷拋出的提問,也是她不斷地模擬它的新生,卻同時得面對它不斷碎落逝去的困惑。

 

<不存在的姿態>選用緩慢枯萎最終死亡的松樹,模擬這棵枯松不可能的生長,與光影結合後形塑成空間繪畫的質感,藉此來想像其生命階段的各種姿態。<標記>透過時間回溯以及倒推的手法探討松樹的樣貌,標記所有被修剪的痕跡,透過標記的手法賦予松樹脫離地面的力量,將經年累月的痕跡合併為同一個當下被看見。王怡婷試圖將生命與死亡、延長或終止、生長或枯萎、存在與消失等相對立的觀念同時呈現,來探索廣義的生命哲學課題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