五百棵檸檬樹│領取56度檸檬酒 體驗活動展演活動

 

致各位親愛的認購者:

 

……我們需要五百個你,用五百塊錢,買下五百個酒標。每個酒標可以讓我們種下一棵檸檬樹,在一片已經休耕荒廢二十年的農田,三個地方、四個農夫、五百棵檸檬樹,無限的希望。

兩年後,它會是一個品牌。你會拿到一瓶檸檬酒,並將你手上的酒標貼上。

現在,我們需要你,讓我們聚集在一起,在這棵尚未種植的檸檬樹下。

 

2013年至今,兩年多的時間,我都在說同一件事情,有時候說得好,值得慶幸;有時糟透了,但也沒有關係。

 

重新觀看自己所撰寫的計畫書,短短的篇幅,許多錯別字,我在一「棵」檸檬樹與一「顆」檸檬之間混淆不清,再三重複誤用。回想過去學習的經驗,總被灌輸要透過正確的用詞,才得以找到字詞與世界之間的關聯。計畫書中的錯別字可以不斷修正,字句可以隨性增減,而生命如果可以像書籍出版一樣一刷、二刷、三刷,我會選擇逃離這有限的篇章。

 

年近九十歲的老農,架著拐杖,計算荒廢許久的農地可以種下幾棵檸檬樹。

我說:「五百棵。」

他說:「不只!是八百棵」

 

最後,我沒有種下八百棵樹。我將計畫書連同紙錢一起丟進金爐桶,雙眼緊盯熊熊烈火,我心中默默地說我已經種下五百棵檸檬樹。為什麼是五百棵呢?唸起來順口罷了。

 

不論搶劫銀行或是執行藝術計畫,都很像一場行動話劇,有劇本、有舞台、有演員、有台詞。點燈之後,我們都被光引領著前進,甚至被推移著、催促著,也急急忙忙扮演著。每當酒一口喝下,輕輕刮過食道,酒所留下的短暫滾燙痕跡,有人說那是酒中乍現的精靈,也有人說那是穀物的靈魂,我更相信那是存在於酒中的光。

 

誠摯地邀請你,在展期即將結束之際,回到台北市立美術館,由我親手交付一瓶56度的檸檬酒於你,完成兩年前的約定。熱烈地歡迎你,到檸檬田走走,看看工廠,聽聽《五百棵檸檬樹》未來的各種想像,一同繼續向前。

 

 

 

五百棵檸檬樹

領取56度檸檬酒(綠色酒標 Alc. 56% Vol., 100ml)

 

日期與時間

11/24 2:00pm—5:30pm

11/25 2:00pm—5:30pm

11/26 3:00pm—8:30pm

11/27 2:00pm—5:30pm

 

如何領取檸檬酒?

請點選連結 https://goo.gl/forms/KpxDW98HY1y6Gw0y2 並選擇領取檸檬酒的日期,於指定日期至北美館地下二樓D展覽室,出示證明文件,現場簽屬一式兩份的領取證明(藝術家、認購者各執一份),即可領取檸檬酒,藝術家黃博志將會在現場親手交付一瓶瓶檸檬酒於你。

 

證明文件

請認購者攜帶下列其中一項證明文件

「認購證明書」、「綠色酒標」、「身分證明」(身分證、護照、健保卡)

 

委託書

如指定日期內無法親臨台北市立美術館,恕不提供郵寄。可填妥委託書,委託代理人於指定日期至現場領取檸檬酒。未領取的檸檬酒將會送至《五百棵檸檬樹》第二階段計畫中位於桃園觀音的「工廠」進行展示,請致信五百棵檸檬500lemontrees@gmail.com,另擇日期親取。  委託書連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