黃逸民 (b.1976)

假若臺灣民俗信仰為眾人期盼的顯影,作為諸神居所的廟宇則應是此種精神信仰的物質化定影。假若順應廟宇形制、仔細爬梳相關雕刻與圖像,即可窺見先民豐沛的想像力存於這些超現實的軀體型格,連結經年累月的歷史事件、意識形態以及遭神秘禁忌色彩封存的時代需求。傳統廟宇凝結著每個年代減緩躁動後的群體期望,一分一寸皆召喚著時代感;反觀如出一轍、雄偉外觀的現代廟宇,以快速模造、規格化的工法建蓋而成,神廟結構彰顯的地方情感不再強烈,任何意識連結已逐漸消逝,現今其實是想像力匱乏的時代。

 

《山寨》包含六組件作品,工業發展後速食文化氾濫而生的回收物為其創作媒材。黃逸民使用繁複的手作技法企圖建造廟宇的樣貌與意象:或許具時代性、或許遭扁平化、又或者富有身體感,他透過自我的身體力行,形塑一座時代大神的落寞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