愛麗絲的兔子洞─真實生活:可理解與不可被理解的交纏

《愛麗絲的兔子洞》是一個介於「展覽」和「表演」之間的混雜形式,這意味著展覽並不是發生在我們所認知的「場域」或「舞台」之上,而是現場有裝置、一系列表演、行為和事件,還有詩、音樂、舞蹈、聲音、影像,這些設計可能是被配置的、即興的、事先安排好的表演者、或出其不意地讓觀眾來一場奇遇。但這一切都沒有寫好的劇情。觀眾親自上場演出一個角色,或者成為藝術家的合作夥伴,亦或是某個更戲劇性事件正發生在他們眼前等等,展覽超越視覺框架,它們是什麼?展覽?表演?行為?事件?終究來說,它們含納了什麼遠遠超越了我們的提問。這是表現出當今的藝術不斷在挑戰我們面對藝術品的態度。確實,在我們這個時代,從純粹觀賞這個觀念而產生藝術不再是單一選項,每一個敏銳的藝術家在創作上有更多冒險的體認。繪畫、影像、雕塑、電影、小說、詩歌、戲劇、舞蹈、音樂等各種門類的藝術不再自律,不論是以最高程度的相容方式或矛盾方式來共居,它們是一種不同聲部組合而成的合唱藝術。就某個程度上來說,藝術早就進行混種,且堅持保持彼此間的差異性去創造共鳴,從而拉出一種擴張性。換句話說,這個展覽企圖跨出某個專業領域去進行交換、合作,思索在展覽的形成過程中能放進什麼東西,最終能生成什麼東西,其結果就是非常具體地表現出不同領域之間的共生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