高俊宏《博愛》 展演活動

我試著透過台灣政治經濟場景的重返與影片拍攝,找尋生命集體化下的斷層。面對這些複雜的空間與人,並無法單一視之,就像我們對於「人民」這種概念難以停留在古典的政治想像,「人民」也不可能永遠需要我們同情。除了我們所熟稔的「多重敘事」等美學術語之外,我更關切的是如何創造一種運動:藉由重返與拍攝,我們感覺自己在後退。如果前進是現代社會無以爭議的價值觀,那麼後退無疑更像是一種政治判斷,我揣想著,這種運動能不能創造斷層?

 

「博愛」首先是一個因為中心空洞化而逐漸位移、老舊的市場;同時也隱喻了城市邊緣眾多的滯後(belatedness)地帶,或者我們慣稱的衛星城鎮。這裡住了許多失去時間感的人們,更多存在著種種隱喻著「現代」的疾病:躁鬱、憂鬱症、自卑、反社會、邊緣型人格(BPD)、帕金森氏症……有別於通俗的廢墟界定,這些空間折射了一部「經濟轉型」的謊言。《博愛》一作的拍攝,連結了這些衛星城鎮地帶的工廠、礦場、監獄,包含博愛市場、台汽客運、海山煤礦與安康監獄等地,也涵蓋了生活於這些空間的人們。影片放映將回到拍攝現場,從繞行、聆聽、對話、觀影的經驗中,重返這些鄰近於台北都會區的邊緣地帶。(文/高俊宏)

 

*本行動為藝術家高俊宏「2016台北雙年展」參展作品《博愛》的第一場次,後續場次及參與辦法將不定期陸續公布,請持續注意台北雙年展或本館網站。